未闻花名

有一次,我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。我们醒了,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。——《飞鸟集》

看起来已经改变但却依旧没有改变的大家。故事不禁使人想起昔日很要好的朋友,现在到底在哪里呢?若我们再次遇见,已各自生活在各个领域的大家又能否像以往般的要好?《未闻花名》便是这样的一个故事。

一部主打友谊的动漫作品,讲述了儿时的玩伴如何在长大后疏远,又是如何因为一个契机再度走到一起。每次看都会有莫名的感动,但都和上一次的感触有微妙的不同。

趁着假期的末尾再度温习了一遍,感触很多,都绕在一起说不明白,但是看到引用里的这句话,又突然觉得忍不住忍不住要说些什么,所以来胡乱地表达一下。

剧中女主面码在幼年时失足落入河中淹死,她的朋友们因为失去了面码作为维持朋友联系的节点,而走上不同的人生途径,逐渐疏远。面码十年后又以长大后的样子出现在伙伴面前,让旧时的“超平和Busters”再一次复合。

不能否认这样的经历使我产生的既视感格外的强烈。从小到大我的人际圈子都依靠“物理上”的交流维持。上小学之前的伙伴在上了小学之后就没见过面了。上小学的时候学会了打电话,然而进上宝之后,小学同学和我在同一个学校的就很少了,又被分在了不同的班,虽然可以打电话,但是远不如面对面的说话来的实在了。几年后又从上宝考进上海中学读高中,然后高三分班,不断地打断旧的联系,建立新的联系。等一年后去美帝读本科,这样的事情估计也会再次发生。至今还在联系的小学同学只有一个人了。

虽然过去的班长曾经也开过同学聚会,去的人并不多,最后只得变成数人在KTV包间里该打游戏的打游戏,聊天的聊天,扯淡的扯淡,赶时间的拍拍屁股走人。

然而我们毕竟不在二次元。真实的世界里面码不会再回来,散去的人群也不会再次聚拢。不断认识新的人,不断忘记旧的人是不可避免的一部分。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